麦克唐纳除了《三块广告牌》巅峰作品其实是《枕头人》!

发布日期:2019-11-27 09:01   来源:未知   阅读:

  我先声明,在写作这篇文章的这一晚之前,我从没看过《枕头人》的原著,更没有看过此前任何版本的话剧演出。这篇文章所写的一切,仅仅基于11月24日晚,我在无锡大剧院观看的鼓楼西制造话剧。

  线年开始在中国大陆已经演过许多场了。关于这部话剧的寓意,以及剧中人的象征意义,已经有很多人做过分析。

  而我对《枕头人》的解读,则与故事的寓意或人物象征无关。既然《枕头人》的故事讲的是一起连环凶案,那我就从凶案本身来说一说我的想法。

  我认为,剧中那两起杀害儿童的凶案,真凶不是白痴哥哥米哈尔,而是身为潦倒作家的弟弟卡图兰。确切地说,是卡图兰唆使米哈尔犯下了那些让人发指的罪行。

  让我生出这样想法的,是两兄弟关在牢狱之中时,米哈尔对卡图兰反复说起的那句话:“是你教我的!”

  在米哈尔的眼中,他之所以会去残杀那些可怜的孩子,都是卡图兰教他这么做的。

  这样的说法乍听很荒谬。一个傻子看了弟弟写的故事,就学着故事里的描述去杀人,甚至认为这是作家教他去干的。能干出这种事情的,只能是疯子、傻子。他们的证言,自然全无可信之处。

  对于米哈尔的“指控”,卡图兰当然予以否认。他说:“我教你刷牙……教你……教你……,唯独没有教你去残杀孩子。”

  卡图兰的否认,听上去当然也很合理。可我不禁想:你既然能教会一个傻子这么多事情,为什么就不能教他去杀人呢?

  卡图兰是一个不成功的作家,写了400篇故事,仅有1篇得以发表,但他却是一个洞悉人心的高手。

  剧中,卡图兰仅仅凭着警官埃里尔和警探图波斯基的只言片语,就猜到他们一个受到过父亲的虐待,一个失去了孩子。

  善于洞悉人心者,往往也是操弄人心的高手。想要在不明说的基础上操纵一个对他极度信任的傻子去干点什么事情,对卡图兰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剧中,00466特马王他很明确的对米哈尔说:他情愿米哈尔和他都死掉,也不愿自己的小说被烧掉。

  卡图兰写作多年,但他的作品始终无法得到认可。他穷困潦倒,身边的亲人只有一个傻子哥哥,自然没有任何人可以继承并保存他的手稿。

  他害怕自己有朝一日死后,这些手稿就会被人丢进垃圾桶里付之一炬,再也无法重见天日。于是,他策划了一系列连环谋杀。其目的,就是让他的小说能够以物证的方式保存下来。

  第一起案件模仿的是《苹果人》,这是整个系列杀人案的前奏、铺垫。对于这起案件,卡图兰应该并没有刻意进行选择。他的目的,是通过这起案件告诉警方,在这座城市中有一个杀害儿童的变态。如此,在发生第二、第三起案件的时候,警方才能更加重视。

  第二起案件模仿的是《河边小镇》。要注意的是,这部小说是卡图兰唯一发表过的作品。他写过400篇小说,偏偏这唯一发表过的一篇被选择作为模仿犯罪的对象,这未免过于巧合。我不相信这是米哈尔这个傻子糊里糊涂的选择,而更愿意相信这是卡图兰的精心设计。他要通过这个案件,引起警方对他的怀疑。

  但是,我们知道卡图兰不过是一个只发表过一篇作品的籍籍无名之辈。如果把《河边小镇》安排在第一个案件,警方很有可能无法很快找到他的这篇小说。甚至有可能在找不到有效线索的情况下,将此案当成是悬案给搁置起来。

  从卡图兰知道警方保存证据的时限,我们知道他一定对警方的办案方式十分了解。要让警方保持高度的重视,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制造连环案。这就是第一起案件的用意。

  而让我愈加确信这起案件是经过卡图兰精心设计的证据,就是在他家找到的受害者的脚趾。

  如果只是单纯的模仿犯罪,米哈尔应该按照小说中的描写,将砍下来的脚趾丢到河边给老鼠吃掉。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把脚趾藏在了家里。卡图兰故意让米哈尔这么做,就是要让自己兄弟两人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

  经过头两起案件,当遇到哑巴女孩失踪时,警方自然会想到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儿童走失案,而是连环杀人案的第三宗案件。如此,也就顺理成章地引出了《小基督》。这起案件的用意,是让警方发现卡图拉父母死亡的真相。兄弟二人的童年经历,一定能博取警察的同情,他的作品便能被更加妥善地保存下来。

  在卡图拉的算盘里,或许几十年之后,当案件的档案最终被解封的时候,他们兄弟二人所犯下的罪行以及他们的童年经历很有可能引起极大的争议和轰动,而他的小说也就能顺便扬名立万了。

  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话,那么,我们不得不佩服卡图兰心思的缜密、心计的险恶。

  米哈尔并不是卡图兰手中只会听话的工具。他虽然是个傻子,却是一个十分善良的傻子。他喜欢听卡图兰讲故事,但他说卡图兰的故事中只有2篇没有孩子被残杀,他喜欢这样的故事,尤其是《绿色小猪》。

  如果米哈尔真正喜欢的是像《绿色小猪》这样的故事,他怎么会去模仿其他故事来杀人呢?模仿犯罪,模仿的不应该是自己喜欢的故事吗?

  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卡图兰才会在牢房里用枕头闷死了米哈尔。他害怕米哈尔在警察面前说出这件事,让他精心设计的罪案功亏一篑。

  但他没想到,米哈尔在实施最后一宗案件的时候,改动了他设计的结局,将《小基督》改成了《绿色小猪》。他当时一脸惊喜,仿佛是为了孩子生还而高兴。可我却认为,他为之惊喜的,是漏洞被米哈尔无意间圆上了。

  图波斯基是一个十分冷静、思维缜密的人。他早就看穿了卡图兰的算计,所以他坚持要烧掉卡图兰的手稿,并且连最后十秒钟的祈祷时间都不愿意给他。他提前扣响扳机,就是告诉卡图兰:你别想如愿!

  只可惜啊!警察埃里尔并没有图波斯基的冷静。他被自己的过往纠缠,彩民心村心水之家,与卡图兰兄弟产生了共情,以至于被蒙蔽了理智,最终还是将卡图兰的手稿放进了档案箱里。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